攻德无量☆

一个很懒的人

【带卡】奥赛罗亚03

医生带土x精神病人卡卡西

复健,ooc注意
回来填坑,如果有bug指出来我一定改!
——————————

我还是带着他一起逃跑了

我知道自己正做着怎样一件疯狂而不可理喻的事情,这种行为超出了医生的职责,被抓到就一点挽回的余地也没有了,我是明白这一点的

但这不能阻止我定好的安排,趁着半夜保安和值班的人员最容易松懈的时候,医生身份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对于这种不能回头的决定我充满自信,所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进入病房把熟睡中的卡卡西叫醒

他显然一副没睡好的样子不满于美好的睡眠被打断,没形象的打着哈欠抬手揉着勉强只能睁开一点缝隙的眼睛,口气也带着抱怨的问我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伸出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嘴边做出噤声的姿势,然后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在最关键的时刻我还是犹豫了一下,毕竟事情败露这对两个人都没有好处,之前的决定也全是头脑发热一般

但是没用,这些在卡卡西面前都不值一提,所以我开口压低了声音告诉他

“我们去奥赛罗亚,就现在”

“…真的?”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惊喜,刚才的困倦神情也不翼而飞,现在如同小孩子一样眼神带着亮光不断的确定着

我把他从病床上拉起来往门口走去,确定的告诉他不是在做梦,转过头注意到窗外想起夜晚的温度难免有点低,身边的卡卡西又只有一套病号服,皱着眉啧了一声把自己的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给他递过去,他真是不客气,自然的接过去就披在自己的身上

一点儿也不在意我上身也就剩件不厚不薄的长袖衫了这回事

卡卡西的手长时间都是凉凉的,触感也不错,所以我乐意在抱着他的时候不厌其烦的蹂躏他白白净净的手,他偶尔会很无奈的侧过头毫不留情的打击我是个不正经的医生,不过我也不受丝毫的影响

现在他的手被我握住,指尖传递的温度弄得我感觉那双偏凉的手也渐渐暖和起来,卡卡西现在跟在我的身后,躲过趁着夜深而稍许偷着懒的小护士,顺利的走出了病栋楼

在我正想着要怎样带着一个大活人混过保安的询问的时候卡卡西抓住我的手腕导致我不得不转头一脸疑问的看着他

他摆出有点小得意的表情指了指医院的偏僻处,然后很有道理的分析起来
“我们两个人出去肯定会被保安发现的,而且外面也有着好几个摄像头,我有好好观察过,那边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出口”

这令我难得的佩服起来,平常卡卡西的活动范围也就是在病房或者是楼下的庭院里坐坐,但是他的观察力很敏锐,甚至连医院的地形也知道不少

也许他知道应该怎样出去,但是只是懒而已

我攥着他的手小心的朝着偏僻处前进,但是没一会我的背就收到了撞击导致吃痛了一下不满的回头看着撞到自己的人
“干什么啊卡卡西,就不知道慢一点吗?!”

卡卡西丝毫不觉得愧疚的弯起眸回以我微笑
“我只是稍微走的快了一点,是带土你太慢了才对”
顿了顿他接着打击我“你刚刚说话声音太大了”

碍于现在的处境我并不打算在这里打住和他理论起来,只是回他一个眼刀接着走过去

虽然脚步是加快了那么一点,我可不能和病人怄气

那也不能算是一个小出口,只是墙壁破了洞来不及补上而已,这里也没人来不会在意所以没什么问题
也许我应该留个纸条告诉医院要好好的把这个洞补了才对

“感觉我们好像私奔的恋人一样”

卡卡西冷不丁的开口差点害得我站不住脚
“瞎说些什么啊!”为了不惊扰到人尽量压低了声音反驳到

他眨了眨眼睛看起来十分认真的反问“难道不是吗,看起来没什么不同”

……
我不能和一个病人去讲道理,而且他还有精神病

我们终究是偷偷摸摸的逃了出来,洞口稍微有点小,卡卡西弯着腰压低身子刚好穿过去,但是我在一半就卡住,还被他嘲笑了好一顿,最后勉勉强强挤了出来

直接回到了我的住处,收拾好了必备的东西,甚至大半夜把家里的侄子吵起来坑到了好久没开的吉普车
“小叔叔,大半夜这是要去哪”
“私奔”卡卡西倒是不怕生,抢先一步说到

“啊??”
我赶紧捂住身边人的嘴手忙脚乱的面对疑惑的侄子解释,最后他只回给我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伸手拍了拍我的肩
“放心吧,我不会告诉祖宗的”

妈的,这都是什么家里人

最终我们还是上了路,没有方向的,一味地向着最北边的方向

这大概是没有终点的旅程

——————————————
前两章请戳我主页,大概是会没有什么波澜的如同故事一样
我希望他们能有个好结局所以会是he
顺便会不会有人不习惯第一人称,虽然有的时候我是会不习惯这样啦x

因为好久没接触了所以如果觉得性格各方面不对的提出来让我更好的长进吧拜托了!
土下座x

想要填坑了,闲着没事看了看以前写的奥赛罗亚,感觉不让他们私奔真的太对不起这俩了哈哈哈哈xx
嗯所以打算接着写,但是因为很久没有接触带卡这对所以会ooc,希望不会让期待的大家失望好了

即使是不存在的地方也想要让他们有个好的结局,所以会是he
但是好想看他们被发现了之后带回去强行分开哦[你这人

以上,土下座,奥赛罗亚03会与大家见面的

坑了这么久居然还有小天使关注我我好感动x


来自挖坑不填失踪好几百年的老人

因为开学了课程有点紧回家上不了电脑所以慎重的决定暂时封笔

但是如果有时间的话还是会码点字

感觉奥赛罗拉的完结遥遥无望呢【远目】

总之放假见咯

生动形象


YAAAAAAY:

同样的事情发生过好多好多次~! 当你fo我的时候,你永远不会知道,其实我对你的喜欢有辣~~~~~么多! 送给首页所有的【互相关注】。

【带卡】奥赛罗拉 02

我吻了他

和往常一样的下午,阳光照进病房里,空气倒不显得凝固起来,卡卡西靠在我身边,仰着头看着天花板,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专注的看着天花板,反正他就是这个姿势,然后继续念叨着他以前的生活经历,从他牛头不对马嘴的话语里我倒是能知道他在讲什么

大概就是他老爹替公司背了黑锅被人污蔑结果压力太大无奈在家中了结了自己的生命,留下当时还没多大的卡卡西。估计那个时候他就在心里留下了阴影,导致当年就留下了病症的影子

卡卡西还在讲各种事情,比如后来照顾他的波风水门,再后来他的三个学生

当他一句话还没说完的时候,我不耐烦把他扯过来,拉下他的口罩,用自己的嘴堵住了他的嘴,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只是嘴唇贴着嘴唇而已

卡卡西没挣扎也没回应,让我觉得在亲木头,不过木头的触感没这么好。我也没敢做更出格的事情

等我放开他的时候他正盯着我出神,我被他盯的有点不好意思,别过头,伸手挡住了他直勾勾的眼神

他抓着我的手放下去,然后凑过来说

“医生,你喜欢我啊?”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卡卡西不戴口罩的样子,口罩下长期不接触阳光的皮肤也是白的,嘴角边有一个小小的痣。

我脑袋里就一句话

日,他笑的怎么这么好看

 

我绝望的想,完了,我喜欢上卡卡西了

 

本来想用查房的理由跑走的我却发现他抓着我的衣角

好嘛,跑也跑不掉。我只能头疼的做出肯定的回答

我以为他会调笑着对我说我居然对自己的精神病人下手,但是卡卡西拉着我的衣服往下让我弯着腰配合他的动作,等到我们两个人凑得很近的时候开口说

“那么医生,你愿不愿意再给你的病人第二个吻?”

 

我觉得我也得去看看同行的医生,不然我怎么会喜欢自己的病人

 

往后的日子一如既往,卡卡西说的话我也会搭上一两句,他手臂上的伤口也只剩几道淡淡的疤痕,查房的护士都说他的状态比以前好了点

卡卡西越来越常提起那个叫奥赛罗亚的地方,即使我说那个地方也许并不存在的时候也会赌气一样执意和自己强调那个地方是存在的,就在最北边

我听着他讲有着月亮永远不会落下,有时太阳和月亮还会一起出现,那个荒无人烟的,最北边的奥赛罗亚的事,我看着他的脸,默默的想,如果他不是一个病人的话,也许会很受女孩子欢迎

他坐在床边面对着我,我靠在他的床头,伸手就能抚上他的左眼,描绘那道细长的疤痕,想象着类似于刀的利器划过他的左眼时留下的疼痛和触感

这个时候卡卡西会凑过来,拉下他自己的口罩,眯起眼睛用低沉的声音说

“带土,要接吻吗”

这叫引人犯罪吧,卡卡西覆上我的嘴唇时我这么想着,然后把他拉进了怀里

他会慢慢的往这边挪过来,直到他的胳膊可以环上我的脖子,再小心翼翼的把舌头探进来,轻轻地划过我的口腔上壁,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空气里全是两个人的气息,卡卡西不管是身上还是嘴里都有一股淡淡的药味,混杂在一起却觉得很好闻。我的犬牙擦过他的嘴角的时候他的眉头会稍微皱起来,然后再舒展开

面对着我完全放松自己的卡卡西

 

 

这种平淡无奇的日子没什么好说的,卡卡西的状态开始好转有时候还能和查房的护士医生聊上几句,但是我知道他依然执着的想要去奥赛罗拉那个地方

所以说那是什么鬼玩意能让他这么向往,跟向往他的小黄书一样




我倒是没什么睡意,在他身边坐了半天,然后注意到了他病床边的一本书

=============================================

我终于,把02摸出来了[捂脸]

今天是七夕所以稍微来点肉好了,就算写的不好也包容一下啦

这一章算是过渡一样?下一章开始就准备让土哥带着卡卡西私奔了

依旧渣文笔别介意咯

昨天半夜1点多准备炖肉来着,然后码了一半码不下去了,因为空调刚好对着我的位置吹,冷死我了,后来我就又回到床上去了

刚刚打开文档准备继续的时候就发现

咦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写来着,记不到了[跪地]

所以半夜码字需谨慎,且码且珍惜,绝对不能到一半就不码了,会断掉的!

让土哥给卡卡西扩张了一个晚上也是很拼的...[捂脸]

【带卡】恋人有治愈疼痛的功效

这是一个攻呜呜呜的抱着受喊疼的故事[别想歪啊喂]

==========================================

当带土疼痛难耐的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时候,他十分悲壮的想

为什么世界上还有生病这回事呢

所以即使是四战的大boss,在病痛面前也不堪一击

带土把毛毯团成一团压在自己的肚子下面,面向下倒在床上,虽然这并不能缓解来自肚脐周围一阵一阵的痛感,这种乌龟式的动作没有维持多久带土就翻了个面继续苦着脸哀嚎

“卡卡西你再不回来我就要疼死在家里了,我不想死之前看见的是你家的丑狗啊”

帕克捂着耳朵面对着墙角,丑还是我的错咯?我明明挺招人喜欢的,卡卡西你再不回来家就要被带土姑爷嚎塌了

家里的一人一狗都很忧伤

 

所以卡卡西回到家看到的是这样的景象

有一只枕头很可怜的被扔在了门口,上面的枕头套都被拉下来了一点。床单也被扯下来了一部分,耷拉在地上,在床上的部分也没好到哪去,皱巴巴的,边角还被揉成了一团,然而罪魁祸首满脸泪水的趴在床上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抓着另外一个枕头拉扯

帕克早就跑到厨房去扒狗粮抚慰自己的耳朵去了

 

看出来到底怎么回事的卡卡西表示他很头疼,弯腰捡起脚边的枕头拍拍上面很少的灰尘放回床边

“带土,不要乱扔东西,收拾起来会很麻烦”卡卡西看了看在床上不停翻来翻去的人决定暂时不费力去重新铺床单了,于是坐到带土旁边,低下头问“带土?肚子很疼?要不要去医院?”

然后下一秒他就被带土抱了个满怀,埋在自己脖子边的人抽抽鼻子不满的开口责备

“卡卡西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你回来的好慢我都要疼死在床上了,我肚子疼找不到药我不想去医院我就想在家但是我肚子好疼”

“文件有点多我处理了一下然后把鸣人教导了一遍毕竟他马上要做火影了,一些事情都要交代一下所以回来的晚了点,回来的时候顺道买了一袋红豆糕给你放厨房里了”卡卡西伸手摸了一把带土的头发“我去给你找药”

起身还没站稳卡卡西就被带土又拉了回去紧紧圈在他怀里

“带土,听话,我去给你拿药”

“别动,你别动,让我抱一下就好,我不想吃药”带土制止住卡卡西再次想起身的动作,双手环着卡卡西的腰,埋在他的颈边,扎人的头发和吐出来的温热气息扫得卡卡西脖子有点痒,试着动了动发现也挣脱不开于是就任带土这么抱着了,语气里满是无奈

“你不是疼吗,喝药休息一下就好,我拿药而已很快就进来”

“不想让你去,让我抱下转移一下注意力,我在家都快疼死了还看不到你人,我是病号迁就一下我会死”

“那等下你要喝药”

“好好好你怎么这么罗嗦让我抱而已又不会掉块肉”

 

吵闹了大半天的人终于是安静下来,房间也终于恢复了平静,只剩下了两个人的呼吸

好像真的没有开始那么疼了。带土依旧抱着卡卡西,头靠着他的头闷闷的想

 

“我说”卡卡西无奈的看着从自己衣服下探进去的不安分的手“你疼你能不能安分点?手还乱摸,不疼的话就放开我我去给你找药”

“不要,还有点疼,抱着转移注意力有点不起作用我试试别的,还有这不是乱摸这是很有目的的摸”带土现在满是泪痕的脸蹭着卡卡西的脖子,蛮不讲理的和卡卡西对嘴

“我觉得你如果能把脸上的泪痕去了再说这句话比较有说服力,哭包这个属性倒没改,三十多的人了还这么幼稚”

“我乐意,你咬我?”

“我不是你,帕克都没你这么爱咬人”卡卡西侧头看看正咬在自己肩头的人的黑色头发,带土的犬牙刚好顺着皮肤擦过去,卡卡西默默想肯定留下印子了

 

“卡卡西”

“嗯?”

“感觉不怎么疼了,让帕克把药拿过来”

“我去拿不行吗”

“不行,再让我抱会儿”

 

于是帕克一脸苦大仇深的顶着一杯水叼着药帮忙跑腿

帕克表示,它活这么久从未见过三十多岁的男人抱着另外一个人用肚子疼的理由撒娇耍赖的

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但是它没敢表示自己的内心活动,它孬

 ============================================

脑洞来源于昨天的自己,肚子疼的在床上打滚都没用,好不容易疼睡着没一会又疼醒继续嚎,表示心很塞

可惜没土哥这么好肚子疼还能抱着卡33各种求安慰,我就只能抱着毛毯继续打滚

说到底土哥这么大的人了肚子疼还哭哭唧唧的真的好吗!

依旧渣文笔轻点喷我我毕竟是病号[并不]


在我耍了好几天后我才想起来

卧槽我奥赛罗拉02还没怎么写啊啊啊啊啊啊啊

打开文档的那一刻我的心里活动变化说这样的

不管怎么说我一定要写完——不知道咋写怎么办——太难了我写不出来——不然我今天不写了吧明天写——好主意就是这样

然后就跑去玩其他的了,我有罪

说好的日更小天变成常更然后一休息就停不下来了

奥赛罗拉02已经准备让土哥带着卡卡西跑走了嗯相信我我是亲妈最喜欢撒糖了

【带卡】奥赛罗拉 01

于是这是一篇精神病卡卡西x医生土哥的设定,嗯还是用土哥的视角来写

准备好了就往下吧

 ==============================================

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就让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像其他的病患一样整日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语或者做出令人费解的行为。相反,他总是待在自己的病房里安安静静,或者在无聊的时候去楼下的空地散散步

除了他整日带着口罩,否则单从第一眼看很难知道他是一个精神病患者

 

我是在下午去他的病房见他的,暖和的阳光正好照在他的身上,几乎病态白的皮肤勉强能看出一点生机。他就这么愣愣的看着窗外,或者是窗台上停着的几只麻雀

过了很久他才转头看见我,愣了几秒钟,然后他笑着向我招手冲我打招呼

“医生你好啊,我叫旗木卡卡西”

 

旗木卡卡西

 

我在心中默念了一遍他的名字,然后看了他手腕上触目惊心的伤口,那些可怖的疤痕一道一道的横贯在他的手臂上,排列的倒是挺整齐,有的已经愈合但是仍旧留下了疤痕,最新的伤口看上去是几天前才留下的,深深浅浅的伤口看在眼里,不得不说我看了都觉得疼

如果不是看见他手臂上的伤口,我差点以为检查报告上写的那些病症是误诊

 

他说“医生,你叫什么”

“……宇智波带土”

“哦带土医生,多多关照”他冲我笑起来,如同严寒中照进的一束温暖的光线

这是我看见的不能再像正常人一样的精神病了

 

 

好吧,收回我上面说的话

因为我发现,卡卡西有的时候真心是个精神病

废话,哪个正常人像他一样没事在自己身上动刀子,说实在的不知道他怎么下得去手,当我把他房间里所有尖锐易碎物品清走的时候,他还笑的很灿烂的对我说

“医生,你这是关心我吗”

就算是长得好看比其他患者都听话但是喜欢自残这点我还是得好好教训,可惜这个人根本没有自觉,一边听我讲话一边笑着点头,还“嗯嗯嗯”的回答

我说的话他根——本——没有听进去,这让我感到很挫败

最后他坐在病床上,盘着腿,撑着下巴看着我检查他的病房没有其他能造成伤害的东西,然后说

“医生,我不自残了你是不是会在这里陪我?”

他的语气像极了街边没有人收留的小狗,缩在纸盒里发出讨好的呜咽声,害的我在原地愣了好久

好吧,我想错了,因为我无法把他的死鱼眼和小狗圆润的眼睛联想到一起

但我最终还是妥协了,我对他说“如果你能保证的话,那我可以在工作之余来这里陪你”

“好啊”

 

说是陪,其实也只是进行一些没营养的对话,经常是我在旁边看着手机,然后回答他问的无厘头的问题

“医生你居然喜欢吃甜食,好幼稚啊”

“闭嘴,你喜欢吃那么咸的东西我都没吐槽你”

“医生你到现在都没对象,不会是个基佬吧”

“你也没对象那你也是基佬”

“我是精神病才没对象的”

“……”

“医生你脸上的疤好吓人哦”

“爱看看不看闭眼,你眼上还有疤呢”

“医生我想看亲热天堂”

“那种破廉耻的东西我是不会给你带的你死心吧”

 

后来他给我说

“医生你知道奥赛罗亚吗”

“那是什么鬼玩意”

“是最北边的一个地方哦,那里的月亮永远不会落下,很少时间才会有太阳出来,不过倒是可以看到很多星星啊,医生你觉得那里好不好看”

我努力联想他说的那个地方,可惜我怎么想都只能想到连根毛都不会长的荒凉地方,所以说世界上真的有这个不符合常理的地方存在吗

“没觉得哪里好看,连个太阳都没有,植物都活不了,你说的太离谱了”

卡卡西似乎是很失落的叹了一口气,仰面躺在病床上举起手,带着怜惜的口吻说“医生你太没有情调了”

所以说这玩意和情调有什么关系

 

精神病患者的世界是很难懂的,比如前一秒卡卡西还在和我讲什么奥赛罗拉,后一秒他就扒着我讲没有脚的鸟,没一会可能还要讲他喜欢看的小黄书的剧情,思维跳跃的我有点跟不过来

所以比起他拉着我讲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我比较喜欢他睡着的样子,因为他终于能停下喋喋不休有时候还很毒的嘴,他睡着的时候就安静多了,看起来还是挺讨人喜欢的

当然要是在我看他睡觉的时候他醒过来的话,我们两个相互看着好几秒,然后他笑着凑过来

“带土医生,你居然有偷看别人睡觉的癖好?”

“没有!”我慌忙别过头“我只是观察病人情况而已!”我说的分贝很大,企图来掩盖脸上持续上升的温度

卡卡西倒是很喜欢看我窘态的样子“医生你睁眼说瞎话啊,谁观察病人要观察到床上去的”

这才发现我趁着卡卡西睡觉的时候已经弯腰坐在了他的病床上,都差点趴着了。这才匆忙站起来,摸摸鼻子,整理一下自己的白大褂,十分没骨气的说“你慢慢睡,我出去透个气”

我逃一样的走出卡卡西的病房去楼梯尽头窗口抽烟的时候,都能听见自己急促不安的心跳。我烦躁的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拿出打火机点燃了指尖的香烟

=============================================

本来想写成短篇但是收不回来x

奥赛罗拉只是我找不到好的地方所以随便想的名字,你要是真去百度你就输了

第一篇好像没啥重点随便扯了点

依旧渣文笔,吐槽轻点吐【捂脸】有意见可以提出来